2021年5月,美國司法部和國稅局對全球最大加密交易所幣安展開調查,涉及洗錢和(非法)避稅等問題,但目前幣安尚未面臨任何指控或罰款。知情人士稱,作為偵查行動的一部分,負責調查洗錢和逃稅行為的官員約談了部分了解幣安業務的人士。 而在中國,監管信號也不斷升級。

 

5月11日,人民日報:警惕虛擬貨幣交易所OKEx陽奉陰違的生意經;

 

5月15日,新華社:虛擬貨幣亂象叢生,“韭菜收割機”亟待整治;

 

5月18日,內蒙古發改委設立虛擬貨幣“挖礦”企業舉報平臺,隨后又稱對“挖礦”的監管將持續呈高壓態勢。

 

其中最為重磅的,是三個金融行業協會在5月18日聯合發出的公告。公告禁止金融和支付機構從事虛擬貨幣業務,使得虛擬貨幣出現嚴重沽壓。比特幣價格一度失守40000美元整數關口,跌至超過三個月低位。內地三大金融協會近日也聯合警告炒幣風險,再次釋放從嚴監管的新信號。

 

1.jpg
 

不穩定的“穩定幣”

 

當前除了比特幣等私人數字貨幣外,穩定幣開始逐漸引起監管層注意。穩定幣從本質上來說是一種具有“錨定”屬性的加密貨幣,其目標是錨定某一鏈下資產,并與其保持相同的價值。有時由一攬子貨幣、黃金等商品甚至另一種加密資產提供。最常見的穩定貨幣是由美元、歐元或英鎊等法定貨幣擔?;蛑С值?。

 

7 月 8 日,央行副行長首次回應了為何打擊虛擬貨幣,并且著重強調了穩定幣的風險:“私人數字貨幣的典型代表是比特幣這樣的貨幣,也包括推出的各種所謂‘穩定幣’。這些貨幣本身已經成為一個投機性工具,市場出現了這種情況,也存在威脅金融安全和社會穩定潛在的風險。”

 

近日針對穩定幣問題,俄羅斯衛星通訊社采訪了政信投資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何曉宇,何曉宇表示,必須與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作斗爭,因為它給穩定性帶來風險。

 

何曉宇進一步表示:“當前在數字貨幣的發展方面,中國是在有序安排進行,既有整體系統的規劃步驟,又有官方的支持和法律的保障。而私人的特點是逐利,帶有投資色彩,不太會顧及社會風險問題。若是在數字貨幣或者一些新興領域采取私人化模式,確實會給金融安全和社會穩定帶來潛在風險,而且這也會打亂官方的一些步驟或計劃。因此在數字貨幣方面進行嚴格規范,取締私人做法和交易,采取國家形式來系統有計劃地推進,對金融系統而言將更加安全和穩健,數字人民幣的研發也更容易成功。”

 

2.jpg

 

距離數字人民幣的普及應用還有多遠?

?

央行的數字貨幣經歷多輪測試,已經進入落地的最后階段,近期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劇烈波動,是否會影響普通市民對于央行數字貨幣的觀感和接受程度?

 

政信投資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何曉宇表示,未來數字人民幣發展趨勢是國際化。他說:“毫無疑問,未來我們會向世界推廣數字人民幣,只是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畢竟當前數字人民幣在國內還處于試點階段,大眾的接受程度仍有待提高。另外,在國際上推廣數字人民幣還存在其他國家對人民幣接受度的問題,以及大國間的博弈情況,這些都需要一個過程。今后隨著中國政治地位和全球話語權的提高,包括經濟等各方面實力的增強,大家對數字人民幣的接受程度也會越來越高。”

 

有政府信用背書的數字貨幣才安全,而去中心化的私人數字貨幣更像是機構收割韭菜的一場騙局。如果投資者想要投資相關產品,最好找和政府信用掛鉤的產品。目前政府正在通過各類方法引導民間資本參與到國家支撐性重大項目建設中。在疫情影響下,傳統基建、新基建投資已成為穩定經濟增長的重要手段。地方政府會更好地利用政信金融的方式來進行融資建設,這將極大豐富市場的投資品類,為市場帶來一波投資熱潮。

 

當前政府引導社會資金脫虛向實,并以政信金融的方式,將社會發展的紅利分享給普通投資者。與其投資到去中心化的私人虛擬貨幣,被機構收割韭菜,不如投資到有利于民生發展的事業當中,依托政信,與國共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