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日,中國宣布設立北京證券交易所,繼續支持中小企業創新發展,深化新三板改革,打造服務創新型中小企業主陣地。

 

此消息一發布,整個資本市場一片沸騰。就在昨天,A股出現了1.7萬億元的成交量,這是股民用“資本”的方式對設立北京證券交易所的“投票”。那么北京證券交易所有哪些背景,將給國家帶來哪些利好?

 

微信圖片_20210906090612.jpg?

 

證監會:實施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

 

持續培育新動能

 

9月2日證監會負責人表示設立北京證券交易所,是深化新三板改革、實施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持續培育發展新動能的重要舉措,也是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完善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的重要內容,對于更好發揮資本市場功能作用、促進科技與資本融合、支持中小企業創新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北京證券交易所將重點解決中小微企業

 

和中小科技型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

 

作為中國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小企業充滿活力、敢于創新,是我國經濟韌性最重要的保障。然而,金融體系對中小企業尤其是中小科技型企業的支持還遠遠不夠,融資難融資貴成為制約其發展的“老大難”。

 

設立北京證券交易所,就是要突破體制機制上的瓶頸,加快建設一個為創新型中小企業量身打造的證券交易所,深入探索資本市場支持中小企業科技創新的普惠金融之路。

 

設立北京證券交易所是

 

深化新三板改革的舉措

 

新三板自2013年正式運營以來,通過不斷的改革探索,已發展成為資本市場服務中小企業的重要平臺,但是新三板也存在企業規模小、流動性差、缺乏綠色轉板通道、各類風險較高等問題,不能有效甄別和支持優秀中小企業對資本的需求。證監會將以現有的新三板精選層為基礎組建北京證券交易所,進一步提升服務中小企業的能力,打造服務創新型中小企業主陣地。

 

中小企業是經濟發展和創新的生力軍

 

大企業有大企業的優勢,對于國計民生和參與國際競爭起到重要作用,但撐起中國稅收和就業崗位的是絕大多數的中小微企業。有一組數據顯示,中小企業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和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和90%以上的企業數量,是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主力軍,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推動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基礎,是擴大就業、改善民生的重要支撐。

 

更重要的是,多數創新型科技類中小企業因為前期資金投入不足而“夭折”,既是對社會資源的浪費,也推高了創業公司的運營成本。長期以來,單獨依靠私募股權投資使得創新型企業的投資風險奇高,整個社會迫切需要長期資本支持創新型企業的發展。

 

借鑒國際經驗,促進中小企業長期發展

 

服務于中小企業的交易所在國外已有先例,而且發展的都比較成功。全球主要證券交易所均直面危機,謀求改革,調整資本市場的法規、規則、理念和體制,在支持中小企業上市方面也積極采取新舉措。

 

紐交所為迎合一些財務標準相對較低的中小企業上市的要求,在2006年就推出了紐交所高增長板市場(NYSEArca)。紐交所的五套上市標準分別是滿足不同類型的企業的,有的企業盈利狀況比較好,適宜選擇盈利上市標準;有的企業雖然不盈利,每年都是虧損的,但是規模比較大,適宜選擇市值上市標準。而第五套標準就比較適用于規模比較小,但公司的資產和股東權益要求比較高的企業。

 

新加坡交易所于2007年11月宣布推出“凱利板”市場,參照倫敦AIM市場的模式,實行由保薦人負責的上市監管制度,大幅降低上市門檻,沒有任何財務指標要求,沒有具體的資本規模限制,上市審批程序縮短至5-6周。2007年12月17日,“凱利板”市場規則正式生效。

 

未來面對的挑戰和對策

 

在中美矛盾不斷加劇和經濟脫鉤等導致資本市場不安持續的情況下,北京證交所的成立堪稱緩解這一局面的重要措施。未來北京證交所將提供差異化的資本服務,未來有可能成為新興企業和風險企業專用的證交所。

 

這是中美交鋒大背景下出臺的重大舉措。此前,因為國家安全以及防止敏感數據外泄問題,中國主管部門曾阻止一些互聯網企業赴美上市。如果說以前中國高科技企業熱衷赴美上市的話,現在由于監管環境等的迅速變化,正顯現出加速回歸中國證券市場的趨勢,但是在中美交鋒的客觀環境背景下,北交所的發展也會受到影響。

 

由于注冊制的實施,市場機制的作用越來越大,需要相關市場主體確實履行和承擔起自己的專業責任,對信息披露的責任也會加大,而越來越多新型企業入市會讓市場更加活躍,再加上開放的力度不斷加大,波動也會增大,這些方面都會面臨挑戰?,F在成熟市場的一些做法可以引進到我們市場來。比如說我們一開始沒有做空機制,甚至所有股票價格下跌的時候,各種風險防控機制都沒有。

 

北京證券交易所給政信金融帶來的機遇

 

政信金融為扶持地方產業而進行的項目投資有多種模式,包括PPP項目股權直投、信托貸款投資、政府出資產業投資基金、政信私募債券投資和新三板定增投資,在這些類型的政信項目投資中,需要解決的最大問題是社會資本的退出問題。北京證券交易所的成立,給了政信項目投資一個很好的解決方案。這也是國家從制度層面在資本市場為政信項目的投、融、建、管、退生命周期提供了一條優質的退出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