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6日,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2021中國國際數字經濟博覽會指出,要善于創造軟環境,持續完善法治環境,適度超前進行基礎設施建設,優化資源和服務供給,保護公平競爭,反對壟斷。

 

適度超前進行數字經濟基礎設施建設,引發了廣泛關注。數字經濟通常來說,是指直接或者間接利用數據,來引導資源發揮作用,促進效率提高、價值提升的經濟形態。數字經濟的基礎設施,其核心是圍繞數據這一關鍵生產要素,對各行各業進行數字化賦能。如5G網絡、數據中心、云計算、物聯網、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基礎軟件等,都可視為數字經濟設施。發展數字經濟,不僅能夠促進我國的科技創新,還能不斷增強我國經濟在全球的競爭力。

 

微信圖片_20210915090052.jpg

 

數字經濟發展潛力巨大。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統計,2019年,數字經濟規模占全球GDP的比例估計在4.5%至15.5%之間。但到了2020年10月,數字經濟規模占GDP比重已上升至41.5%。中國、美國是全球數字經濟的領跑者。盡管有疫情的影響,但數字經濟發展趨勢不容阻擋,潛力巨大。中國信通院發布的《全球數字經濟白皮書》顯示,2020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接近5.4萬億美元,居世界第二位。數字經濟在我國城市中廣泛應用。如杭州市智慧城市建設,運用了數字技術,服務于城市發展。

 

同時,數字經濟基建投資,還可增加原材料需求,為社會等提供大量的工作機會,增加他們收入水平,從而進行消費?;A設施建設作為穩投資、穩增長的重要抓手之一,短期效果明顯。受疫情影響,大多數居民收入沒有增長,甚至出現下降,消費能力下滑。海外復工處于恢復中,出口保持較高規模實屬不易。拉動國民經濟的三駕馬車中,唯有投資仍有潛力。投資數字經濟基建將承擔穩經濟、保就業的重任。

 

微信圖片_20210915090057.jpg

 

信息通信發展司前司長聞庫表示,適度超前建設是公共基礎設施的普遍特點。隨著規?;牟渴?,網絡成本會越來越低,廣闊的5G應用前景將保障投資建設的可持續性。在數字經濟領域,劉鶴副總理提出“適度超前進行基礎設施建設”,是中國科技發展和經濟新動能的需要,也為當下大力發展新基建提供了支撐。

 

數字經濟基礎設施項目資金通常來自財政撥款、專項債和社會資本。數字行業處于發展初期,處于行業領先地位的企業,更容易獲得先發優勢,構建堅固的護城河,獲得良好的收益。政府通過制定政策,通過稅收優惠、財政補貼等方式,吸引社會資本,促進當地相關企業做大做強,給當地經濟創造良好的中長期經濟效益。近期,工信部、商務部等多部門圍繞數字經濟密集發聲,在強化技術創新、推動制造業數字化轉型、建立數字資源產權交易流通、建設數字貿易發展試驗田等方面重點部署。

 

在數字經濟基礎設施建設的龐大投資需求背后是社會資本的萬億藍海市場,而其中政府的先導投資起到關鍵作用,包括專項債、政策性金融債券在內的各類金融產品已經啟動。早在2018年,福建省財政廳、省發改委聯合出臺《福建省數字經濟發展專項資金管理暫行辦法》,提出綜合運用投資補助、貸款貼息、購買服務、獎勵等方式,通過財政資金的引導作用,帶動社會資本投資,促進數字經濟加快發展。

 

全國多地正加緊部署新一批數字經濟項目,圍繞電子信息、人工智能等重點領域規劃未來五年數字產業發展規劃圖。在此次的2021中國國際數字經濟博覽會上,河北全省簽約項目超200個,簽約總金額超1500億元。8月23日,在重慶舉行的“2021智博會”重大項目招商簽約活動上,現場簽約重大項目達到92個,合同投資金額總計為2524億元,項目聚焦智能制造、數字經濟等領域。江蘇省、浙江省等地相繼出臺地方版“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圍繞電子信息、人工智能等重點領域,謀劃未來五年數字產業發展。